New Balance

新百倫商標權案二審 New Balance被判賠500萬

6月23日下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新百倫商標權糾紛案,判令新百倫公司、盛世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周樂倫“百倫”“新百倫”註冊商標權;分別賠償周樂倫500萬元和5000元;新百
6月23日下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新百倫商標權糾紛案,判令新百倫公司、盛世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周樂倫“百倫”“新百倫”註冊商標權;分別賠償周樂倫500萬元和5000元;新百倫公司在其開設的“新百倫(中國)官方網站”“new balance 574 麂皮和new balance旗艦店”“newbalance童鞋旗艦店”的首頁刊登聲明消除影響。
新平衡公司於1983年4月15日獲得核準在第54類“鞋”上註冊“N”“NB”商標,於2003年4月15日獲得核準在第25類“鞋”上註冊“new balance 580和new balance”商標。新百倫公司於2006年12月成立,新平衡公司於2007年11月1日起授權新百倫公司在中國境內使用上述商標。隨著該品牌市場拓展,“新百倫NEW BLANCE”產品被越來越多中國消費者熟悉。
2013年7月15日,周樂倫以盛世公司、新百倫公司侵犯其“百倫”“新百倫”註冊商標專用權為由,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兩被告停止侵權,分別賠償經濟損失30萬元和9800萬元。
一審法院查明:潮陽鞋帽公司於1996年8月獲準註冊“百倫”商標,該商標於2004年4月轉讓給周樂倫。2004年6月周樂倫申請註冊“新百倫”商標,2008年1月獲得核準註冊,核定使用在包括“鞋(腳上穿著物)”等商品上。
原審法院認為:新百倫公司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上述註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標識,導致相關公眾的混淆,侵害瞭周樂倫的註冊商標專用權,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消除影響等責任。
周樂倫明確以新百倫公司的侵權獲利來確定賠償數額,根據法院保全證據來看,新百倫公司在周樂倫所主張的侵權期間的獲利共約1.958億元,綜合考慮新百倫公司主要是在銷售過程中使用“新百倫”來介紹和宣傳其產品,屬於銷售行為侵權等因素,故酌情確定新百倫公司向周樂倫賠償的數額應占其獲利總額的二分之一,即9800萬元(含合理支出)。盛世公司的使用具有合法來源,因此不承擔賠償責任,但應向周樂倫支付合理支出費用5000元。
新百倫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廣東高院二審另查明:新百倫公司二審期間提供的其委托第三方評估公司作出的資產評估報告記載:“新百倫”中文標識在評估基準日2011年1月1日至2013年11月30日期間內對新百倫公司的利潤貢獻率為0.76%,如果以新百倫公司在此期間凈利潤為基礎,則“新百倫”中文標識的利潤貢獻額為1487907.97元,如果隻考慮對新百倫公司的鞋類產品的貢獻額,則數額約為1458149.81元。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新百倫公司成立時間晚於周樂倫涉案註冊商標的申請日。現有證據無法證明新百倫公司對“新百倫”標識享有在先的企業名稱字號權、未註冊商標先用權和在先使用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權。新百倫公司侵害瞭周樂倫註冊商標專用權。
廣東高院認為:消費者購買新百倫公司商品更多地考慮“N”“NB”“NEW BALANCE”商標較高的聲譽及其所蘊含的良好的商品質量,新百倫公司的經營獲利並非全部來源於侵害周樂倫“百倫”“新百倫”的商標,因此周樂倫無權對新百倫公司因其自身商標商譽或者其商品固有的價值而獲取的利潤進行索賠,周樂倫主張以新百倫公司被訴侵權期間的全部產品利潤作為計算損害賠償數額的依據,理由不成立。
從資產評估報告可以看出,新百倫公司在被訴侵權期間因侵權所獲得的直接利益最少在145萬元以上,明顯超過商標法規定的法定賠償最高限額50萬元,因此,本案應根據周樂倫的請求並綜合考慮全案證據,在法定最高限額以上合理確定賠償額。
綜合全案證據,廣東高院確定新百倫公司應賠償周樂倫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共計500萬元。原審判決以新百倫公司被訴侵權期間銷售獲利總額的二分之一作為計算賠償損失的數額,予以糾正,其他事項維持原判判決。

(责任编辑:admin)